爱慕

墙头太多,偶尔发文。

出个号,坐标雨之霁,爱游戏端,价格私聊。
无六星,升六星只差一个五星蛋。
三ssr,一小鹿,二花鸟。
sr基本凑齐,只差万年竹匣中少女金鱼姬鸠。
等级38,玩了大概半年多。
结界卡还有蛮多的。
就这样,占tag非常抱歉。

【羚羊】肉

信不信我自杀给你看啊
https://m.weibo.cn/6234784662/4117217395670903
https://m.weibo.cn/6234784662/4117217031019154

关于羚羊文

之前有人都看不全文,所以我又重建了一个微博号囤文,没看全的小伙伴请关注@蝉鸣声中暗生的爱慕

婚后日常(cp羚羊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早安吻
      早晨的阳光透过窗帘撒进屋内,墙壁上星星点点的光斑随着窗帘的飘动而移,床上一人睡得正熟。
      轻微的脚步声由远及近,不大会功夫便到了门口,门外的人刻意压低了扭动门把发出的声音,生怕惊醒屋内的人,进到屋内,床上的人没有一丝动静,只有浅浅的呼吸声。陶云圣走到床前,刚想叫醒郭麒麟,还没发出声音,一下就被拉到了床上人的怀里,挣扎了一会,发现挣不开,就老老实实待在那人怀里了。
      “宝贝儿,还早呢,再睡会儿。”床上人刚睡醒的声音着实让人没有抵抗力,低沉又性感,让陶云圣有些迷醉。
      看了看安分待在怀中的人,郭麒麟笑了笑,感觉满足极了。
      “起来吃早饭吧,一会还要去会场。”过了大概两分钟,陶云圣缓了过来,靠在郭麒麟胸口说道。
      听见这话,郭麒麟抚了抚怀里人的脸,又在他唇上落下一吻。
      “早安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后台虐狗
      三月十四号这天德云社也有演出,郭麒麟很不满,情人节不放假简直没有天理,但是这天能和自己老婆同台,想了想,还是蛮高兴的,就没有再说什么。
      郭麒麟和陶云圣踏进后台的时候,里面只有七八个人。张云雷正靠着杨九郎的肩膀补眠,略长的睫毛遮住了那双迷人的眼睛,杨九郎悄悄扯过衣服盖到了熟睡的人身上。烧饼和小四正拿着手机玩游戏,烧饼还不时给小四捣捣乱,那人一脸无奈。其他几个人要么坐在一旁仰着脸补觉,要么低着头玩手机,空气中弥漫着温馨的气息。
       郭麒麟拉着陶云圣的手,那人脸上还一副没睡醒的模样,看起来十分可爱,让郭麒麟忍不住揉了揉他的头。
      想了想,离开场还有段时间,郭麒麟拉着陶云圣坐在了一边的沙发上,让小孩枕着自己大腿休息会,小孩犹豫了一下最后顺从的照做了。旁边的人看着这对,习以为常。
      不一会儿,小孩就睡着了,郭麒麟注视着那张俊秀的脸,越发着迷,抚摸着那个人脸,从眉到唇。
      又过了十几分钟,开始陆陆续续的来人了,本来安静的后台变得吵闹起来,陶云圣皱了皱眉,郭麒麟看到后从口袋拿出提前准备好的耳塞,轻轻放进他的耳朵,本来皱着的眉渐渐舒展。郭麒麟看了还觉得不放心,又拿手捂住了他的耳朵。
       陶云圣这一觉睡得还算安生,醒来后看到郭麒麟的脸,不由得亲了上去,然后就发现后台还有不少人,脸顿时红透了,赶紧坐了起来,低着头好一会不敢抬。
       郭麒麟倒是没感觉有什么,大大咧咧把人拉到自己怀里。
      后台其他人什么感觉?科科,习惯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感冒
      陶云圣最近感冒了,一天到晚咳嗽不停,让郭麒麟心疼坏了,想给他请假,可他就是不答应,这次好容易到假期了,说什么也不让陶云圣起来了。
      陶云圣真是无奈了,就是一个小感冒,至于吗,挣扎着要起来,郭麒麟就是不让起。胳膊拧不过大腿,陶云圣只好由着他了。
      陶云圣躺在床上,盯着天花板发呆。跟郭麒麟在一起也有七八年了,说没有吵过架红过脸那是不可能的,但从来没有想离开是真的,有时候他也会害怕有一天郭麒麟会厌倦自己,七八年过去了,他们两个之间的感情依旧和以前一样,这让陶云圣感觉幸福满满。
      想着想着,郭麒麟已经熬好了粥端了过来,陶云圣本来想接过来,结果那人根本不给他机会,舀了一勺粥,放在唇边吹了吹,才送向他的口中。陶云圣觉得郭麒麟这样就跟照顾重伤病人似的,打算跟他说不用这样,但是看到他认真的模样,又不舍得打断他了,只好由着他喂了。
      一碗粥见了底,郭麒麟起身想去再盛一碗,陶云圣赶紧拉住了,这么吃真的太羞耻了。
      “饱了?”郭麒麟看了看他问,语气温柔的能腻死人。
       陶云圣点点头。
       郭麒麟笑了笑,把人拉近,在他脸颊上亲了一口。
       “睡会吧。”

       任时光匆匆流去,我只在乎你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忧(cp羚羊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忧
       陶云圣最近状态很不好,经常一个人坐在后台发呆,因为这事已经被师傅说了好几次。后台的众人也不明白这孩子到底怎么了,问也不说话,只是感觉整个人都透着点忧愁。
      “师傅,您说崽儿这是怎么了,跟魔怔了似的。”烧饼一边看着呆坐着的陶云圣,一边问自己师傅。
      郭大爷瞅了一眼摇摇头,把目光转向了一旁沉默的郭麒麟,叹了口气,拍了拍烧饼的肩膀,什么话也没说。
      陶云圣在想什么?这话就要从一个月前说起了。
      二月十四号,不用我说你们也知道这是什么节,这个专属于情侣的节日本来跟陶云圣扯不上半点关系,但是今年的这一天有点不同。
      二月十四号这天,陶云圣没有演出,所以没有早起,到十一点多才醒,醒来时发现家里没有人,正巧这时候郭麒麟打电话说要来找他,所以就约在了附近的一个饭店。
      郭麒麟到了饭店门口,进去一眼便看到了坐在最里面的陶云圣,踌躇了一秒,像是下定决心般走到了他面前坐了下来。
      陶云圣看着郭麒麟有些严肃的面孔,有点纳闷,但也没说什么,安安静静的吃完了一顿饭。
      这顿饭吃的有点尴尬,吃完饭后,郭麒麟就跟着陶云圣回到了他家。
      陶云圣关上门,刚准备问郭麒麟怎么了,就突然被人从后面抱住,那人将头埋在了他的脖间。
      “阿陶”亲昵的称呼,空气中莫名有种暧昧的气息。
       陶云圣挣扎了一下,没有什么效果,只好保持着被抱的姿势不动。
       “阿陶,我好像离不开你了。”轻喃回荡在他的耳边,在他的心里荡起一阵涟漪。
       “阿陶,我喜欢你。”陶云圣呆住了,内心几乎被喜悦填满,恨不得此刻马上告诉郭麒麟自己的心情。
      郭麒麟看着呆住的陶云圣,紧了紧手臂,他很害怕会被拒绝,甚至被讨厌,可他真的很喜欢这个人,已经无法再压抑自己的心情了。
      陶云圣过了一分钟左右才有了反应,挣脱了郭麒麟双臂的束缚,然后回抱了他。
      郭麒麟看着他挣脱了自己的怀抱,眼睛黯淡了下来,又被突如其来的拥抱给点亮了,紧紧抱住了怀里的人不肯松开。
      过了五分钟,陶云圣突然推开了郭麒麟,趁他呆住的时候将他推了出去,关上了门。
      陶云圣不是不喜欢郭麒麟,而是太喜欢,害怕他会受到非议,害怕他受到伤害,所以不敢接受这份感情。
       从那天过后,陶云圣就有意的避着郭麒麟。郭麒麟明白陶云圣在想什么,想解释,可他不给自己机会。
       陶云圣又坐在后台发呆,郭爸爸走了过来,拍了拍孩子的肩膀。
      “儿子,知道师傅为什么不愿意开微博评论吗?”
       陶云圣点点头,不明所以的看着师傅。
      “不管你做得多好总会有人骂你,你要为了他们的评论去改变,那你真改不过来。师傅话就说到这,你听明白就明白,不明白就算了。”
      陶云圣似懂非懂地点点头,心里已经明白了师傅说的意思,暗暗在心里做了个决定。
     接到陶云圣的电话让郭麒麟着实意外,他以为至少还得再等一段时间才能让那人接受。
      “大林哥。”
      “嗯。怎么了吗?”
      “对不起。”
      “没关系,宝贝儿,没关系,我明白你的顾虑。我不怕别人的议论,我不怕受到攻击,我怕的只是你会讨厌我。你告诉我,你真的接受不了我吗?”
      “……”陶云圣不知道该说什么,他一直低估了郭麒麟对他的感情,他才发现他的顾虑完全就是多余的。
      “我该明白的,对不起,我愿意和你一起面对。”
       电话那边郭麒麟笑了笑,困扰了一个多月的事情终于解决了,总算是苦尽甘来。
      “宝贝儿,该睡了,明天还有演出。”
      “嗯。”
       事情总算解决了,也算皆大欢喜。
       纵然这个世界有再多的罪恶与不堪,我都愿意替你挡,我不怕痛,但我怕你不给我这个机会。
       我从来不怕被这个世界抛弃,可我怕被你抛弃。

宣博

宣博,羚羊官博,名字羚羊家的官博君,欢迎各位羚羊党关注,占tag致歉

暴君(cp羚羊,肉)

图也被吞了:)笑着活下去
看肉请进群369789184
就这样,科科

舌(羚羊)

纯属虚构!纯属虚构!纯属虚构! cp羚羊,不多说,上文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舌
        郭麒麟觉得自己真是倒了血霉,吃个夜宵都能咬到舌头动脉,这也是史上第一人啊,他都能想到不久后被那群损友嘲笑的情形,唉,命苦。不过也有个好处,这样就有理由把阿陶叫过来了,想想就兴奋!郭少爷说做就做,立马给陶云圣发了短信,把自己说的别提多可怜了。
       陶云圣收到短信时是懵逼的,他没想到世界上还有点背到这种程度的人,看着短信都能想到那边郭麒麟可怜兮兮的样子,得了,跑一趟吧,不然真有点不放心。
       得知自个儿媳妇真要来,郭少爷心里别提多美了,要是能让阿陶照顾,那疼痛肯定立马就消失了。
       下了计程车后,陶云圣走了一段路,不知怎么觉得头有点疼,很快到了郭家门口,犹豫了一阵,等他要敲门时,屋里的脚步声由远及近传了出来,慢慢到了门边,门被打开了,郭麒麟看见他愣了一下,随即赶紧把人拉了进来。
       “这么冷的天你怎么不进来,也不怕感冒。”说着赶紧把人搂怀里暖暖,嗯,这便宜占的顺理成章,点赞。陶云圣还有点懵懵的,那副萌样别提了,要不是郭少爷目前只想到心疼老婆,那绝对要吃个够啊!
       “冷不冷?”用手摸了摸陶云圣的额头,有些热,顿时心疼得不行不行的,“摸着有点烧,量下体温吧。”郭少爷拉着自己老婆进了房间,将人弄到床上,用被子把他裹得严严实实,随后拉开了床头柜,拿出温度计甩了甩递给了陶云圣。看着床上仍有点迷糊的人,郭少爷真觉得自己讨厌,没事让人过来干嘛,这下好了把他也给弄病了。少爷心疼的摸了摸床上人有些热的脸,慢慢凑近,缓缓在他额头上落下一吻。
       五分钟后取出温度计,还好,38℃。
       “你乖乖躺着睡会,我去给你买点药。有什么想吃的吗?”陶云圣摇了摇头,看着郭麒麟给自己掖了掖被子,然后出了门。发烧带来的身体上的疲累让他迷迷糊糊就进入了梦乡。
       等到郭麒麟回来时已经7点多了,都到了吃晚饭的时间。陶云圣睡得很沉,开门声都没把他惊醒,这让郭少爷愈发心疼了,都是自己造的孽,唉,虽说不忍心叫醒他,但是得吃药啊,越想越讨厌自个。
      “宝贝儿,醒醒,吃完药和饭再睡,啊。”最终还是把人给叫醒了,醒来的人依旧一脸懵逼,脸上泛着不正常的红晕,别提多可怜了,看得郭少爷恨不得把自己拖出去枪毙。
       郭麒麟这也是倒霉,本来想着让老婆来照顾自己,结果让老婆发烧了,这叫什么事啊?
       吃饭过程咱就不提了啊,也没啥好提的,就郭少爷盯着自己老婆看半天,具体你们自己想象!你问我少夫人回家了吗,呵呵,少爷能让吗,都病成那样了!
       晚上睡觉时,陶云圣的烧已经退了,脸也不红了,少爷这下总算放心了,换了睡衣也上了床。进到被窝里一把把人揽怀里,郭麒麟这才觉得怀里的人真的好小只,大概才有自己一半吧,这下心里就不是滋味了。郭少爷抚摸着自己怀里人的脸,从眉到唇,每一处都让他爱的不能再爱了,所幸这人是属于他的,所幸他们还有很长的日子可以走下去,所幸他遇见了 他。
       命运予他何其幸运。
☆*☆*☆*☆*☆*☆*☆*☆*☆
宣群549770261

别·下(cp羚羊,慎入)

纯属虚构纯属虚构纯属虚构!!!
不喜勿入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别·下
       少爷刚进剧场里就被截住了,一脸懵逼的接过了座位安排表。
       “这是什么情况?给我座位表干嘛?”
       烧饼看着他笑了笑,说:“当然是让你干活了少爷,你可不能闲着,你快去帮小崽儿往椅子上贴名字。”
       听见这话少爷顿时在心里暗暗给烧饼比了个赞,真是好哥们!看着乐的就差蹦着走的少爷,烧饼顿时纳闷了:大林这么爱干活吗?算了,爱干让他干去吧。想着,烧饼就回到后台继续忙活去了。
       这边少爷乐得都快不行了,正愁找不着理由去跟阿陶玩,这下好了,有了这个理由就不愁又会被撵回来了,想想就痛快。
       少爷刚进入大厅就看到了陶阳那瘦小的身躯,这一看就起了坏心眼,放轻了脚步,偷偷走到了陶阳身后,然后一把抱住了他的腰。陶阳本来正认真地贴着字条,突然就被人抱住了,一开始他是很懵逼的,过了五秒才反应过来。
       少爷慢慢将下巴枕在阿陶肩窝,闷闷地说:“阿陶,经纪人给接了个节目,要到法国去拍,明天下午就走,我是真不想去,一去又不知道多长时间,想你可怎么办?”
       “嗯,提高一下知名度很好,去吧,别耍性子了。”陶云圣从来不是那种会无理取闹的人,大多数时候他都是沉默的,早年的经历让他过早的学会了看人脸色,起初只有在面对郭爸爸的时候他才敢说出内心的想法,后来被郭麒麟赖上后就多了一个能倾诉的人。
       其实一开始郭少爷很嫉妒陶云圣,郭爸爸私下很沉默这是很多人都知道的事,包括自己亲儿子都说不了几句话,可是他却能和陶云圣聊很久。自打喜欢上陶云圣后又开始嫉妒自己爸爸了,凭什么他能跟阿陶说那么多话我就不能?这个世界还是很奇妙的。
       “你这也太无情了,你就不想让我留下来吗?我的内心收到了重击。”郭少爷极为夸张的捂住了自己的心口,一脸被抛弃的惨样,陶云圣看着他拙劣的演技不禁笑了起来,他这一笑就让郭少爷无奈了,伸出手使劲捏了捏他的脸算是泄愤。
       “我算是栽你手里了,宝贝儿,得了,咱们干活吧。”陶云圣点了点头算是回答。
        20周年开幕式来了不少大咖,然而少爷并不在乎这个,他在乎的是今晚能不能跟阿陶一起睡,看自己老爸这个架势估计今晚难回去,而且开幕式结束就到一两点了,阿陶也肯定回不去,哎,这个好!
       大少爷盼啊盼,盼到了自己和阿陶同台的时间,他们唱的是《西厢记》中的一小段,少爷唱完换到陶云圣唱时,他想起了去年钢丝节时的《大西厢》。那时陶云圣的扮相真真称得上赛潘安,连熟悉他的少爷本人都被迷的找不到方向了。唱戏时的陶云圣格外迷人,一举一动都让人沉醉不已,这点最有权利发言的就是少爷了。
       开幕式很快就进行到最后了,郭爸爸叫陶云圣出来表演节目,他不知道在想什么,等两边人都给让出道后两秒才迈了步子,旁边目睹这一切的郭少爷要炸了,啊啊啊啊,阿陶呆呆的样子真的好萌啊!!郭少爷迟疑了两秒赶紧拉了把陶云圣,这种萌样绝对不能让别人看了去!
      散场后郭爸爸和自己的朋友们喝酒去了,其余的人也都陆陆续续回家了,郭麒麟本来想带着陶云圣去找个宾馆睡觉得了,奈何自己老爸打电话非要让自己过去,眼看着到手的肉丢了郭少爷内心是崩溃的。陶云圣看着郭麒麟跟被人抢走糖的小孩似的表情笑了笑,掂着脚吻上了他的唇。你问郭少爷什么反应?当然吻了回去啊!
      郭少爷最终还是没留下来,不过还是蛮高兴的,被主动吻可是很难得的事情,别提心里多爽了,周围都开始冒粉红色的小泡泡了。
       反正他们时间还长着。